2)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崇平帝:……孩子是子钰的吧?_红楼之挽天倾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整,这边厢,快行几步,朝着那中年帝王躬身行了一礼,压低了声音,说道:“这里有卫国公的最新情况。”

  崇平帝眉头挑了挑,心底多少有着几许诧异之意。

  虽说让仇良监视着那人,但毕竟不曾具体交代过事务,故而,崇平帝也不知究竟是什么事儿。

  戴权从仇良手里接过一张桃红笺纸,然后,躬身之间,双手呈递过去。

  崇平帝伸手接过那笺纸,垂眸看去,阅览着笺纸上的字迹,伴随着清晰字迹映入眼帘,心头就不由一惊。

  面色变换了几下,原本有些松松垮垮的刚毅身形,一下子坐正了几分。

  崇平帝此刻,瘦松眉之下,目光凝露而闪,看向其上记载的文字,目光跳了跳,只觉一股股热血冲上脑门,让人眼前不由一黑。

  这是一份仇良递送而来的情报,此刻,借着午后日光照耀,可见其上写着:“晋阳长公主府中所生婴儿,生父或为……卫国公。”

  此刻,下方躬身而恭候的仇良,观察到那中年帝王脸上的神色变幻,心头不由喜不自胜。

  崇平帝略有几许憔悴的面容,白净如玉,神色几乎如打翻的颜料,五颜六色,难以言表。

  心头已然是震惊到无以复加。

  这子钰……当真是风流好色,竟连晋阳都染指,或许两人在几年前就搞到一起了,否则也不会生下孩子。

  崇平帝这般想着,心底的那股忧虑之意,难以言说。

  毕竟,来人是自己的亲妹妹,然后发现竟然也在局中失陷,这位中年帝王心头的震惊可想而知。

  “晋阳守寡多年,总归难免的,只是当初……怪不得要为婵月求亲,这是掩人耳目,方便私通吗?”崇平帝念及此处,似乎一下子将过往的所有关要打通,一时间,倒觉得头痛无比。

 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?

  一旦传扬出去,外界如何看待宗室?

  虽说脏唐臭汉,天家皇室不拘于世俗礼法,但这般苟且私通,的确不成体统。

  不过,婵月并非晋阳之女,也不算太过分。

  嗯,不对,从咸宁这边儿算起?这个…也算是春秋之时的嫁之制了。

  这位中年帝王,只能在心中轻柔安慰着自己。

  但对这件事儿,也颇觉得十分荒谬,或者说对贾珩又一次的重新认识。

  当然,最终的处置结果――当作无事发生。

  崇平帝将手中的笺纸轻轻阖上,也不多说其他,看向不远处的仇良,声音淡漠无比,说道:“仇卿,先下去吧。”

  仇良:“???”

  这是什么意思?卫国公与晋阳长公主私情生子的事儿,难道圣上根本不管了吗?

  这等有悖伦常之举,更是触犯了欺君大罪。

  崇平帝又沉声道:“此事不可声张,仇卿,朕不希望京城中再出现贾子钰与晋阳长公主府的风声。”

  仇良闻听此言,楞在原地,旋即,明白过来,心底深处

  请收藏:https://m.bokan001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